<tt id="mokgm"><source id="mokgm"></source></tt><tt id="mokgm"><source id="mokgm"></source></tt><object id="mokgm"><li id="mokgm"></li></object><object id="mokgm"></object>
  • <tt id="mokgm"></tt>
  • <object id="mokgm"></object>
  • <object id="mokgm"><li id="mokgm"></li></object>
  • <object id="mokgm"><legend id="mokgm"></legend></object>
  • <object id="mokgm"><li id="mokgm"></li></object>
  • <tt id="mokgm"><source id="mokgm"></source></tt>
  • <object id="mokgm"><li id="mokgm"></li></object><object id="mokgm"><li id="mokgm"></li></object>
  • te
    覽潮網> 熱點> 網購、影視、生鮮電商,疫情催生商業大變局?

    網購、影視、生鮮電商,疫情催生商業大變局?

    對于那些順應時代變革的企業與個體而言,這是個充滿想象力的時代。

    2003年非典橫行,阿里巴巴找準時機,一躍成為中國電商領域的巨頭,產業霸權掌控至今;

    2020年除夕夜,歡喜傳媒宣布以6.3億元將撤檔院線的賀歲片《囧媽》版權售賣于字節跳動,允許用戶通過抖音、今日頭條等頭條系,以及歡喜首映等App免費觀看,為疫情橫行期在家過年的大眾帶來了一絲意外驚喜。

    同樣是因為疫情引發的網絡電影首發,也被認為有著能量巨大的產業變革能力。

    雖然對于歡喜傳媒和導演徐崢而言,選擇這種方式意味著對影視院線的全面得罪。但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韙做出這樣的決策,顯然徐崢也有著自己的算盤,乃至于有勝算的把握。

    與此同時,在這個春節疫情爆發期間,大量居民靠網絡采購生鮮菜品維持每日所需,一度遭遇困境的生鮮電商出盡風頭,大有爆發式發展之勢。

    在并不常見的疫情時期,總有個別企業打破行業的既定束縛,取得收獲,甚至改變消費者的消費習慣乃至生活習慣。

    每一次疫情的爆發,都在變革著不同發展階段下的社會經濟產業格局,從電子商務,再到影視娛樂,乃至于生鮮電商,皆無一例外。

    非典催熟電子商務

    2002年至2003年期間,始發于中國廣東的SARS事件,一度致使八千余人被感染,近800名感染者死亡。在疫情最為嚴重的時期,全城封鎖,街道、公交和地鐵系統人流稀疏,學校、工廠放假,店鋪關門。

    然而,也正是在這種封閉的環境當中,越來越多的人被迫嘗試網上購物,網購習慣開始形成,成就了當時尚處萌芽中的電商行業。也正是在這樣看起來有些“運氣成分”的情況下,阿里巴巴的C2C業務迎來了第一波發展黃金期。

    馬云曾羅列了非典期間阿里巴巴網站的數據。自2003年3月以來,阿里巴巴每天新增注冊會員4000名,網站上每天新發布的商業機會數量保持在9000條以上,這一指標比非典前上漲了3到5倍。

    與此同時,海外客商對中國前30種熱門商品的檢索,也比去年同期增長了近4倍。非典時期原有的線下營銷減少,不僅讓國內企業試圖通過網絡尋找新的商業機會,也讓更多海外客商也開始通過互聯網關注中國商品。

    “非典”不可避免地給企業帶來了損失,但也使得企業開始尋求在線經營,發展電子商務和網上交易。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后,大家發現這種模式不受空間位置限制,一天24小時都可以進行——并且還很便宜,于是傳統的交易方式開始加速向線上遷移。

    在非典爆發前4年,電商相關產業的發展已經開始,客戶數量累積,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網絡購物有了認知并產生信任。

    在中國經濟基本面未變,全球經濟一體化日益深化的大背景下,非典作為經濟的短期“利空因素”,卻成為了電商行業重要的催化利好,這是當時絕大多數人都沒能意識到的。

    “非典”疫情創造出的現實需求,成為了推動電子商務在中國發展的重要動力,這個推動力,甚至直接改變了未來幾十年中國經濟發展的路徑與格局。

    冠狀病毒變革影視業

    不少觀察者都認為,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聯合免費播映《囧媽》的舉動,也大有在電影產業中復刻當年阿里成功的機會。

    此時判斷其最終是否顛覆傳統電影行業,為時尚早。但其主動靈活適應疫情帶來的變化,變被動為主動,于危機中尋找生機,也可以看做是一種在特殊時期中的創新之舉。

    一直以來,影視院線與網絡平臺等其他播映終端之間,都存在著一定的競爭關系,但由于院線強大的營收變現能力,長期占據優質影視作品的首發排期,網絡、電視播映等其他終端放映只能靠后排期。

    然而,線下影院長期占據窗口優勢的局面,也并不見得長期穩固。

    將電影首先在網絡放映并非頭一次。早在2015年8月,Netflix便聯合哈維韋恩斯坦以及IMAX公司合作推出《臥虎藏龍2:青冥寶劍》,并在Netflix網站和Imax影院同步上映。

    這一舉動,可以看做是網絡終端向線下影院發動的第一次正式攻擊。后續Netflix還在《無境之獸》、《愛爾蘭人》等多部作品播映過程中做了探索嘗試。至今,Netflix已經被看做是最有可能顛覆傳統影視行業的互聯網企業。

    此次歡喜傳媒聯手字節跳動,借助疫情這一特殊事件節點作出嘗試,亦可看做是字節跳動聯手歡喜傳媒,向國內傳統線下影院發起的一次挑戰嘗試。

    字節跳動的視頻內容庫越來越豐富。憑借抖音成功立穩國內短視頻一哥之后,開始在長視頻領域布局,朝兼容長短視頻的綜合性視頻平臺發展的野心已經昭顯。

    之所以選擇在春節前的節點買下《囧媽》版權免費播映,強勢“入圈”,對于字節跳動而言,實際上是一件賺吆喝又不賠本的買賣。

    據悉,字節跳動與歡喜傳媒的合作將為其三年,《囧媽》只是一個開始,在第一階段6個月的合作結束之后,雙方還將為其2.5年的第二階段合作,共建院線頻道,打造“歡喜首映”流媒體平臺。

    站在歡喜傳媒的立場,優質的內容永遠是其影視行業安身立命的根本,在與張藝謀、徐崢、寧浩、王家衛、陳可辛、顧長衛等知名導演均有合作的情況之下,配合字節跳動試水網絡播映,探索新的業務模式,是一件值得冒險的好事情。

    尤其是在Netfilx成為近幾年美國市場表現最為火爆的上市公司,歡喜傳媒有可能憑此吸引到更多資本的關注。

    目前,國內越來越多的影片從上線影院再到網絡端的窗口期越來越短,普遍被壓縮到1個月左右,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疫情期間偶爾出現一部跨過院線直接在網絡端投放的《囧媽》,看起來也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歡喜傳媒與字節跳動在這次疫情時期的合作,雖然順應了時代發展的大趨勢,但仍將面對傳統院線勢力的強力狙擊。兩者之間能否搭建出一個成體系的互聯網影視播放體系,在中國復制Netfilx的資本神話,還有待觀察。

    畢竟對于今天的中國影視行業而言,院線依然是主要營收渠道。

    生鮮電商:圍城中的商業新機

    從2003年爆發非典促使電商發展,到時下盛行的新型冠狀病毒,歷來,由大型疫病導致人們生活習慣,乃至于產業格局、社會發展被改變的案例屢見不鮮。

    十四世紀爆發于歐洲地區的黑死病奪去了80%感染患者的生命,死亡人數超過兩千萬,相當于當時歐洲總人口的三分之二。

    據史料記載,黑色病爆發前,歐洲地區大部分國家地少人多,但是黑死病爆發后,大量人口死亡導致大量的土地被閑置出來,種地忙不過來,因此一些農民開始把種莊稼改成養羊,收益更高。

    與此同時,黑死病還迫使人們離開城市,躲避到鄉村,早期城市化、經濟的發展也因此受到重創。更重要的是,大規模的疫病導致了人們對于教會的質疑,進一步為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到來埋下了伏筆,社會發展歷程隨之改變。

    眼下,2020年新爆發的冠狀病毒遠不如歐洲中世紀那般殘酷,但也讓大型制造業、餐飲、零售、旅游業以及影視行業發展受到影響。與此同時,卻也在無形之間促使了其他行業的飛速發展。

    受疫情影響,人們的衛生意識大為增強,洗手液、消毒殺菌劑等商品的需求量也隨之提升,做預防隔離之用的口罩更是需求暴增,一個普通口罩被炒到了850元的天價,仍然“一罩難求。”

    此外,由于病毒隔離導致大部分職員原地居家等待復工,無聊之中堆積出的煙癮、酒癮比平時更為強烈,這又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煙酒茶果品的大賣。

    為了減少出門帶來的風險,生鮮電商作為本次疫情中影響最為直接,也最為顯著的一大領域。今年春節期間的訂單量大幅增加,會在一定程度上推動整個行業的長遠發展。

    據叮咚買菜透露,僅大年三十一天,今年的訂單管量同比增長超過300%,而且客單價也相比平時高很多,基本每單都超過100元。此外,盒馬蔬菜的供應量也比平時最高峰的單日增加了50%以上。

    一般而言,四到五次的購買就能養成習慣,從本次疫情爆發到最終結束,大部分消費者通過網絡渠道訂購生鮮產品的使用頻率,將遠遠超過這一數據。這意味著此前并不被關注的生鮮電商,將受到更多消費者的重視。

    在經過疫情非常時期,由于大眾恐慌導致的搶購潮這樣的極限環境考驗后,菜品優質,后端供應鏈以及配速服務周到的平臺,將有望取得更進一步發展。

    疫情盛行期的負面消息滿天飛,但并非對于所有企業來說都是利空。對于那些能夠快速適應突變的優勝者,這也許只是一個開始。

    結語:災難與新生

    為進一步防控疫情擴散帶來的影響,全國延遲各地開工開學,在這個過程中,一些企業業務不能順利開展,營收難以為繼。

    中國社科院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張斌曾預測肺炎疫情將會對我國經濟帶來重大影響,一季度GDP增速有可能破“6”。在這期間,絕大多數企業都將面臨挑戰,其中一部分消失在歷史的波濤之中。

    從樂觀的角度看,森林大火也意味著新生命的勃發。如同影視行業和生鮮領域的變革,新的機遇正在醞釀。對于那些順應時代變革的企業與個體而言,這是個充滿想象力的時代。

    來源:億歐網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